必赢437登录>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我国非公经济地位空前凸显

发布时间:2004年03月04日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通威
  非公经济地位变化很重要的体现,是近年非公经济突破所有制界限,进入过去很多非公经济无法进入的投资领域,这对非公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党和政府对非公经济的重视始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如果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完成修宪,非公经济的地位将空前提高。”2003年初首位当选省市级政协副主席的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在赴京参加2004年全国政协会议前,以一种真挚的语言评价非公经济的地位。

  而担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的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则以惯常的低调说,非公经济的发展有目共睹,非公经济的地位也是日渐提高。

  全国政协常委、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表示,公司多年的高速成长经历充分说明,非公经济的地位正在不断提高。四川的另一位饲料大王、全国政协委员刘汉元则正忙于通威集团的上市工作,公司有关人士表示,通威的高速增长尤其是近期获准上市,就是非公经济地位凸显的真实写照。

  亲身经历说明一切

  尹明善的热情仍然很高,一年多的从政经历并没有改变他的外向性格。他说,重庆市政协的工作很多,他分管比较熟悉的经济工作。尹明善说:“凡是与经济有关的会议,需要重庆市四大班子领导出席的,我就代表重庆市政协出席。重庆市的经济工作会议、重庆市税务工作会、重庆市出口工作会、重庆市中小企业发展会等我都去了,我在会上的讲话受到有关行政部门的高度重视。”

  尹明善表示,他对政协的参政议政活动非常重视,抓住机会就深入基层调查研究。他表示,重庆市政协的许多领导拥有长期的工作经验,而且也有很多政绩,而他作为非公经济的代表人士出任市政协副主席,深感党的信任和个人从政经验的匮乏。“因此我就到重庆最偏远的一个地方去调研,坐5个小时火车,再坐2个小时汽车,看看当地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存在什么问题,他们有什么苦恼,当地政协的相关工作开展有什么困难。我想,我们紧跟党中央,依靠我们重庆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我们会在民营企业从政议政当中做出一些成绩来的。”尹明善说。

  尹明善表示,在政协的工作很愉快,惟一的烦恼可能就是时间不够用。“力帆是大企业,本来一天24小时都不够用,现在又要担任重庆市政协的副主席和工商联负责人,时间真的不够用,我把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企业,三分之一花在商会,三分之一扑在政协。我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我完成政治使命的同时,也能接触大量的新人新事,换位思考,换位处理。当然随着政治改革,中国还是需要职业的政治家和官员。”

  内敛的徐冠巨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参政这件事本身就说明了,非公经济人士地位的提高和非公经济地位的凸显。”他同样特别重视调查研究。“听取上级领导的指示,倾听大家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好的建议,同时看看会员企业、基层工商联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期盼。围绕这些开展工作。先后召开了数十场座谈会,然后结合我们政协和工商联的统战性、经济性和参政性,作为党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这个作用怎么去发挥。再通过多种形式的讨论会,定出我们的方向和办法。”徐冠巨说。

  两位从政的非公经济代表人物担任省市级政协副主席后,外界认为这对其企业发展和生意往来会有好处,甚至有人担心他们会为企业和个人谋私利。

  对此,尹明善的看法是,从政可能对自己在对外交往中产生一些好的效果,这是客观存在的,但要为个人谋私谈不上,一方面要自律,另一方面有制度约束和社会监督,就像非公经济人士可以担任政要一样,在社会监督上也应该一视同仁。

  徐冠巨则表示:“我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官,因此更谈不上以权谋私。我们做企业是靠诚信一点一点做起来,做社会工作也应该如此。”

  保护私产上足发条

  此次修宪建议提出“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在记者采访的几位非公经济代表人士中,对这一问题的回答都比较谨慎,而尹明善的回答则更为明确。

  他说,十六大报告中明确了劳动、资本等生产要素要参与分配,财产对个人、社会都是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

  他表示,作为企业主,财产是企业家经过艰苦奋斗积累起来的。如果不以法律的形式保护起来,他们要么就会挥霍掉,要么设法外逃。很多外逃的中资,又以外资面貌重新出现在国内,这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况且他们又熟悉国内的生产和市场。其实在这样的一去一回中,他们要花费很大的交易成本。十六大提出了一切合法的劳动收入、非劳动收入都可以参与分配,对这种状况肯定会有很大改善。

  中央党校教授傅思明分析认为,此次修宪对私有财产的保护范围和力度都明显加大,过去宪法仅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此次修宪建议规定保护私有财产,不仅保护生活资料,也保护生产资料,并提出在对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时,要“给予补偿”。

  此次修宪另一个引人关注的是非公经济地位的提高。1988年修宪,非公经济被认为是公有制经济的“补充”;1993年修宪,首次确认“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9年修宪,非公经济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此次修宪建议提出:宪法调整对象由“个体经济、私营经济”扩大为“非公有制经济”,国家的政策由“引导、监督和管理”,变为“鼓励、支持和引导”并对其“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

  傅思明说:“过去对公有制经济才用‘鼓励’一词,非公经济必将由此而迎来一个大发展、大繁荣的春天。”

  投资突破所有制界限

  非公经济地位变化很重要的体现,是近年非公经济突破所有制界限,进入过去很多非公经济无法进入的投资领域,这对非公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方面新希望集团和刘永好本人体会至深。

  十六大报告提出,要放宽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领域,在投融资、税收、土地使用和对外贸易等方面采取措施,实现公平竞争。十六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非公经济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消除了制约非公经济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进一步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经济的发展,为非公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而此前,国家计委的一项专题调研表明:非公经济在近30个产业领域存在“限进”情况,这些产业主要分布在基础设施行业、新型服务业和大型制造业等三个领域。

  2003年初,均瑶集团出资收购宜昌三峡机场,并控股东方航空武汉航空公司18%的股份,被观察家认为是中国非公经济进入限制领域的一件标志性事件。而刘永好的新希望集团从2002年起,即大举参与国企改革,通过对8家国有企业或国有控股企业的并购,在2002年基本实现了中国南方第二大乳业集团的设想,同时继续介入银行、证券等过去非公经济的“禁地”,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2003年7月30日,四川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偕香港中华煤气有限公司,同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就深圳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问题达成共同协议,新希望成功地介入国有公用事业改革,而且首次利用与外资合作的形式进入以前不可能介入的领域。

  在去年11月底举行的一次高峰论坛上,刘永好将参与国企改革提升到民企实现飞跃的高度,也就充分说明突破所有制界限对非公经济发展和提升非公经济地位的重要作用。

  目前,除了仍由国家控制的一些命脉产业,众多的领域包括基础工业中的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还有交通运输、邮电通信和仓储业;金融、保险、通讯、旅游、教育和医疗等新型服务业产业;资本技术密集型的大型制造业领域,如大型装备制造业、汽车产业等,均已对非公经济开放。

  借助资本市场腾飞

  来京出席“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汉元心情不错,今年2月对于《福布斯》富豪刘汉元来说,是一段忙碌而惬意的日子,因为他个人控股的通威股份已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获准发行股票,忙于股票发行路演和上市准备工作的刘汉元已经很难在成都现身,我们只能从众多的四川媒体刊载的大幅新闻照上看到他,尽管刘汉元多次声称自己对这种纸上富贵并不很在意,但笑意仍然清晰地写在刘汉元的脸上,他说没有人希望自己的钱少一点。

  通威对资本市场的向往由来已久,尽管此前刘汉元曾说自己的公司已经符合上市条件,但真的实现了上市梦想,借助资本市场发展企业的路才真正展开。可以说通威的上市之路,就是非公经济发展壮大和地位不断提高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独占全国鱼饲料产业鳌头的通威集团为了上市融资,走过了艰苦的旅程。早在1992年,通威集团就曾希望上市融资,但在当时上市审批制的环境下,民企上市必须要捆绑一家国有企业。那几年,通威集团调研了三四家国有企业,但最终刘汉元还是望而却步。上市审批制改革为核准制后,通威集团于2000年重新启动上市计划,进行股份制改造,直至通威集团旗下的通威股份有限公司在2002年通过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的审核。这期间曾有通威重组蓝田的坊间传闻,但能通过“核准”上市,刘汉元的底气应该更足了。

  目前,在A股上市的四川民营企业主要有刘永好的新希望集团、张涌的林凤集团、夏朝嘉的禾嘉集团、王春鸣的国栋建设集团等,新希望集团借助上市和控股民生银行等资本运作,极大地提高了企业的实力,而其他民营企业也借助资本市场,给企业插上腾飞的翅膀。这一系列的非公经济公司先后上市和发展壮大,显示的是非公经济地位的提高。

  相比较而言,同处西部的尹明善对力帆上市有更多的期盼。他表示,力帆今年将争取在境内和境外双重上市,借助资本市场的平台,力帆会走得更好。相信已经不存在所有制限制的资本市场,会向包括力帆在内的众多民营企业开放,而非公经济的地位也会借助资本市场得到充分展示。(记者 官建益 发自成都)

上一篇:精彩源于诚信
下一篇:情系两会 关注民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