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437登录>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水产前沿:刘汉元:打造海南罗非鱼全封闭可控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1日   来源:《水产前沿》8月刊|0  

  尝试联合与产业链发展方式

  刘汉元:打造海南罗非鱼全封闭可控产业链

  海南罗非鱼产业链是通威在水产版块唯一尝试实施的全产业链经营模式,未来或许会复制到其他区域。

文/图 本刊撰稿人 聂晓

  6月22日,“通威、经销商、养殖户三方一体”的罗非鱼产业链战略联盟正式启动。从2012年7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通威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将以4.4元/斤的保利价格收购海南签约养殖户一斤以上规格罗非鱼,确保养殖户获得平均10%的利润。

  这个让海南罗非鱼产业从业者觉得突兀而又自然的决定,在“2012通威·海南罗非鱼产业链战略发布会”上被主办方宣布出来。一方面离率先实行4元/斤的保底价仅过去不到四十天的时间,通威再次针对海南罗非鱼产业顿足困境出手(海南罗非鱼产业目前所面临的处境,本刊已有多篇文章阐述,在此不累述)。从表观来看,手法一次比一次大;另一方面,通威作为当前海南罗非鱼市场饲料销量公认最大的企业,从业者认为其在罗非鱼产业遭遇困境时理应承担部分责任。

  发布会当天,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等集团高层应邀到场,足显示了通威集团对海南罗非鱼产业链战略联盟筹建的重视。据通威内部人员描述,海南罗非鱼产业链是通威在水产版块唯一尝试实施的全产业链经营模式。会议间隙,笔者就海南市场通威的未来对刘汉元进行了采访。

  实现价值链各环节投入要求

  FAM:如何理解此次所提的产业链?

  刘汉元:我们现在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及初具规模化生产的条件,将同养殖户锁定协议关系,明确法律和经济责任,支撑产品和经营服务,在一个可控的整体里面实现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的投入要求,最终我们又把所有的产品集中起来,经过可控的加工和品牌营销的方式,投入到市场。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作用,协同中间的价值,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效果,使罗非鱼产业最终迈向更高更新的台阶。

  食品的安全只有饲料企业尤其是饲料龙头企业才能真正具备条件和基础去延伸和支撑,能够从源头和养殖过程中去控制。去年我国养殖130万吨罗非鱼,80-90万吨用于出口,国内市场消耗的仅仅是一个零头,所以国内市场空间非常大。

  FAM: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

  刘汉元:通威构建海南罗非鱼产业链,主要是由于罗非鱼价格持续低迷,养殖户辛辛苦苦地养鱼,可结果却是亏损甚至破产的状态。

  首先,从产业本身的特点来讲。5月中旬,我们在海南给出养殖户4元/斤的保底价,但大家都明白,如果养殖的收益只等于投入,那么相当部分养殖户下一轮势必就不会再养罗非鱼,国内(或者说海南岛)的罗非鱼产业就面临着进一步萎缩的可能。

  其次,无论是水环境、规模化养殖的产业链条,还是我们通威在中间真正把服务和保障措施能够跟进到位的,最终取决于我们的加工能力(加工厂的自动化程度)。海南事实上可以生产出全世界最优秀最优质的罗非鱼产品。

  罗非鱼作为世界粮农组织推荐的六大食品之一,能够给人类提供高效优质的蛋白。在这么优质的一个产业上投入,对人类的食品安全、养殖层面的产业链条打造、企业的经营都是应该做和可以做好的事情。

  FAM:养殖户或者经销商加入这个战略联盟,他们能收获什么?

  刘汉元:实际上,养殖户是这个链条上的一个合作伙伴,他们能够发挥农户家庭生产的高效和监督管理成本低廉的双重特性。同时,养殖过程中的投入品和约定的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使我们能够实现企业化生产的控制管理需要,实现以最低最有效的管理成本,达到最有效的协同标准(或者说是危害品的有效控制、产品的可追溯),生产全世界最有竞争能力的罗非鱼产品。

  通威罗非鱼苗将实现自产自销

  FAM:通威立意在海南市场做全产业链,是否表明通威在罗非鱼苗种上也会有所投入?

  刘汉元:通威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联合进行吉富罗非鱼育种项目已经启动,国家罗非鱼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弘亲自挂帅,广州通威鱼罗非鱼育种基地产能在持续扩大。通威光合细菌、芽孢杆菌等生物调水改质产品已经普遍用于养殖生产之中。可以说,打造全程“安全、可控、可追溯”罗非鱼产业链时机已经成熟。

  同时,通威将联合一部分在某方面有特长(比如,在苗种选育上有基础,有的能够把苗种选育或者几个家系做好,有的能够把中间的细分产品做好)的机构、人员、企业,形成这种战略联盟。在这个行业里面,再大的企业都很难自己解决一篮子的问题,而且也不是最优和最低成本的方式。大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小企业专精而为,协同做好,我想这就是大小企业联手的生存方式。

  FAM:听闻今年通威为预防罗非鱼链球菌病,在饲料配方上加大了投入和改进,能否介绍下?

  刘汉元:自2009年链球菌大肆爆发以来,经过两年多的时间,我们已经形成了罗非鱼重大疾病的一系列的独特技术,能够有效的控制罗非鱼链球菌病。通过对当年的病原分析,我们发现其中细菌病、寄生虫病、病毒病等感染性疾病占了总的水产养殖疾病的98%。

  对此,我们强调整体观,需要有系统思考的能力,对整个池塘水体要有系统的分析和考虑;在营养需求方面,我们在饲料里面兼顾罗非鱼的生长需求,同时阻击链球菌的营养需求,这样的饲料最终有利于池塘环境的控制。

  链球菌最适宜的生长温度是32-37℃,在高温季节来临之前,我们如果提高罗非鱼的抗病水平,那么在链球菌爆发的时候鱼体也是可以抵抗的。所以通威一直参照以防为主、快诊早治、合理用药的标准。

  我们所研发的这个技术是抗应激的,养殖动物最常见的还是应激问题,这是通威股份首个填补行业空白的新药。通过与欧洲国家合作已经形成了在免疫增强领域国际领先的一项技术,这是水产专用的绿色免疫增强剂。

  并且,在全球范围内,我们首次确认了2009年爆发的链球菌病原的独立基因是荚膜多糖。通过近三年对海南所有发病区域的病原的采集,我们的菌株数已经接近700份,结果发现所有病原都是无乳链球菌,而且是同一血清型。

  另外,通威股份特有的快速诊断技术,有望今年就可以提供给大家使用,这是通威饲料所配套的技术服务。

  未来重视联合和产业链发展方式

  FAM:通威罗非鱼产业链战略同当初的“通威鱼”有些类似的路径,这两者之前有什么传承吗?或者通威鱼当初的问题会不会也在罗非鱼这一块遇到?

  刘汉元:有这种可能,要看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力度去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更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更系统地策划相应的方案,以更有效的力量和资源去推动,应该可以确保不会重蹈覆辙。

  FAM:有人说通威近10年投资太分散,重点不在水产,您是如何看待?

  刘汉元:有这个因素,也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人、财、物都并没有分散,通威股份的所有人、财、物管理及市场经营,基本上是独立的。管理需要职业经理人,也需要核心技术团队,也许历史会告诉大家还是需要企业家。

  有所失有所得,得失两者永远连在一起,当未来你看到通威要做的事情和通威所推动的事情同样有价值、两者都能够兼顾的时候,你会认为这5年没有白费。

  FAM:现在重心回到水产版块,对于饲料主业通威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刘汉元:过去20年,甚至30年,我们解决的主要是“量”的问题,从水产料的400万吨到5500万吨,基本上都是这样一个过程。现在到未来,我们的量还要上升,但是这中间的生产水平和企业运行的质量需要上到“质”的台阶。

  在这样一个时期,同时给食品安全提供一个支撑,在这个过程当中,企业和企业的管理方式,联合和产业链的方式,可能要逐渐取代原来我们在某个环节某个链条的某个单元做好这种简单的放大规模与复制的需要。

上一篇:成都商报:西南地区最大饲料厂建成投产
下一篇:中国质量报:西南地区大型饲料厂近日建成投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